關於妖氣都市

台灣如果是一座魔幻鯤島,就不能不凝視台灣文學中特有的妖氣宇宙和妖異都市。

接續著國立臺灣文學館在2018年的「魔幻鯤島.妖鬼奇譚」展,這是一個進一步結合妖氣論與都市學,結合文學、藝術、動漫插畫、VR/AR、裝置行動、遊戲、遊行,跨越3000年的當代展演。這個展覽以小說家巴代的《巫旅》為起手勢,突顯台灣妖怪學特有的氣化生成現象,結合都市傳說、民俗與台灣原民的山川森林宇宙氣化論,述說著樹精巫魂重返當代社會的宇宙政治學。從都市論的角度來看妖異,台灣的妖怪學同時也源自於現代都市中陰鬱受迫的異化冤屈之氣,轉換出受殖民與民俗傳說的當代樣貌,小說家甘耀明《殺鬼》筆下的妖異男孩,想以肉身擋下煙吐沖天的現代火車無軌大鐵獸,展開都市傳說的現代世界。於是,在山稜線的後方,妖氣宇宙、妖氣都市蠢蠢欲動,不幸的生命、受辱的靈魂、被殖民的從屬、污穢的環境、遺忘的廢墟,角落黯黑勢力,無明怨氣集結,佈署出異樣的臺灣精神地理學。


妖怪,其實是我們內心深處的原始莽林、都市暗角,不論妖怪有多恐怖嚇人,都呈現著俗民世界觀中的繽紛多彩。從日治時期的許丙丁《小封神》、佐藤春夫的〈女誡扇綺譚〉開始,一直到反覆勾勒妖氣流變的百年大眾文化創作,這種多樣性的多孔世界,從森林女巫的觀點出發,到都市鬼怪的靈力系譜,突顯了臺灣妖怪學與當代世界接軌的特有宇宙論,面對人們內心的幽微恐懼與受辱者的淒厲哀怨,幻化出一個另類多樣的世界:「在部落的信仰中,管理山川、森林的神祇依照需求,會主動或被動展現靈力也是巫師們認知的事情;若再加上樹精樹魂,與過去在山區喪命的人附身在動物身上成為『山魈』,森林的確存在凡人以外的精靈力量。」(《巫旅》,頁99)台灣妖怪,勾勒著我們內心深處原始莽林中的無主野獸,能量十足,流變出千百張陌生的瑰麗臉孔。「我們穿過透明的土流,抵達地獄似地下降數萬英尺,到了半流層的池底。放手鬆網,我們滾個花圈,脫衣成了降落傘,落到那座水鬼學校。」(《水鬼學校和失去媽媽的水獺》,頁202)台灣妖怪,在學校的角落,在森林深處,在廢墟的斷垣殘壁間,在殖民的遺跡文學裡,從擾人的魔神仔到吃小孩內臟的阿里戞該,妖氣都市這個展覽試圖建立足以讓文學、民俗與當代文化場域中的各種妖鬼魍魎得以著陸發聲的妖氣之所,以批判性的妖怪學角度,還原台灣妖怪的繽紛面貌。


國立臺灣文學館與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,首度攜手合作,在當代藝術與當代文學的奇幻光譜中,打造屬於台灣的百年孤寂魔幻場域,建立起國內第一個妖怪學院平台,在去妖魔化與再妖魔化的多元討論中,恢復台灣文化中的妖異生機。整個展覽,在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與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的協助下,由不同策展人跨域策劃,以四文學家的文本為依據,邀請八組當代藝術家與建築團隊、六組圖像插畫藝術創作者、七組聲音及劇場藝術家、六組VR/AR電影動畫遊戲團隊,在總計三十四組跨域創作的交織協作下,共同組織「妖氣都市:鬼怪文學與當代藝術特展」,開拓臺灣妖怪的文化創作新視野,在跨越中元普渡的民俗節氣中,重新感受台灣妖怪的當下生猛氣息,指向永恒回歸的陰陽世界觀,重啟俗民社會內在喧囂、奔騰騷動的千年妖氣都市。

Go to top

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!

Please upgrade today!

Sh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