佐藤春夫

 (1892-1964)

照片來源:維基百科

位列日本文豪之一的佐藤春夫,曾於1920年造訪臺灣,並發表了一系列臺灣作品群;這位文豪筆下有著豐富絢爛的細節,就像漲潮的海岸,不覺間便滿溢而來,甚至可說不知節制;這次展覽,我們選出以傳統漢族女鬼形象為題材的《女誡扇綺譚》、源於泰雅族禁忌的《魔鳥》,並展示作者身為日本殖民者的帝國視野。

 

《女誡扇綺譚》

《女誡扇綺譚》是以臺南為背景的哥德小說。主角是在報社混口飯吃的日本記者,他偕同臺灣詩人「世外民」,溜進禿頭港一帶徒留繁華殘景的廢屋,卻聽見樓上有年輕女子以泉州話問:「你為何不早點來?」

感到害怕的兩人離開廢屋,附近的老婦人連忙要他們去收驚,因為他們遇鬼了;那間廢屋過去為豪門沈家所有,但天有不測風雲,沈家在一夕之間失去一切,沈家大小姐也陷入瘋狂,至死都在等待本該來迎接她的夫婿,所以看到男人都問:「你為何不早點來」⋯⋯

在荒廢、有歷史感的宅邸裡遇鬼,無疑是哥德小說基調,但《女誡扇綺譚》後半一反哥德傳統,轉向推理口吻,破除廢屋鬼影的真相;小說全篇瀰漫著日本人對漢族的想像,以及日本人以觀看者對漢族傳統的詮釋,文學研究者島田謹二因此將〈女誡扇綺譚〉定位為「外地文學」——一種著力於描寫殖民地異國浪漫風情的書寫風格。

 

《魔鳥》

《魔鳥》圍繞著泰雅族的「魔鳥」傳說——雖說是傳說,卻是佐藤春夫在前往能高嶺的路上聽來,並被當成實際發生的事流傳著。

據說泰雅族裡有飼養「魔鳥」的人,這種鳥能致人於死、帶來種種不幸,所以每當部落發生壞事,就意味著有誰養魔鳥,這時,整個部落的人會設法把將飼養魔鳥的人找出來殺死。泰雅族少女碧拉因為沒依傳統黥面,被懷疑家裡有人養魔鳥,雖然最後發現是誤會一場,但碧拉的父母已被殺害,她與弟弟也被部落放逐。

故事雖圍繞著「魔鳥」傳說,作者卻頗用心於描繪泰雅族世界觀,當碧拉堅稱家人沒養魔鳥時,指證歷歷地說死去的家人會渡過彩虹橋、抵達天堂「波墘」,而不是墮進地獄「押家窩」;碧拉的弟弟科磊獨自逃生時,也依照希利克鳥(即繡眼畫眉,泰雅人可透過飛行方向與聲音判斷吉凶)的位置,判斷出前方不祥。

雖然作為旅途間聽聞的真實事件,故事最後卻結束在佐藤春夫的想像——他想像科磊最後喪命於能高嶺這樣的地方。在此,真實過渡為幻想,也暗示了日本文學家的「觀看」角度。

Go to top
Back

This is a unique website which will require a more modern browser to work!

Please upgrade today!

Share